美国老特务的讲座摘要

NKVD   (内务人民委员)2011-01-28 13:53:13
今天,一个从中情局(CIA)退休多年的老特务来我们这里做讲座,谈国际恐怖主义。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论点,发上来和大家分享。当然考虑到是公开讲座,大家不要指望看到什么猛料。不过,以委员之见,他讲的猛料已经不少了。
这个老特务曾是CIA负责海外秘密行动的总负责人,在CIA干了三十多年,九十年代中期退休。自称退休后去做图书经销商。考虑到老特务对进入21世纪后美国的情报工作仍然颇有了解,这个“图书经销商”的职业大家听听就是了,不可当真。
老特务虽然退休十几年,人仍然很精神,西装笔挺,头发银白而整齐。不过开口说话,就显出口才不好,常常一句话要分成三段,吞吞吐吐的。不知道是老了口齿不清,还是特务当惯了不善言语。老爷子说话不怎么讲究条理,有点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所以委员需要把他的内容理出一个大概的顺序。以下是他谈的基本内容,委员的注释点评写在每个括号里。
首先说了一下CIA的基本工作,分成三大部分。谍报:最传统的人力情报刺探;反谍报:阻止别国的情报刺探(美国国内的反间谍应该是FBI的任务,CIA很可能是负责海外的反谍报工作);秘密行动:对别国政权的渗透,颠覆,和平演变,等等。秘密行动部门就是老特务自己负责的那一摊。
作为秘密行动负责人,老特务曾卷入伊朗门事件(美国试图向伊朗反美政府出口武器,以换取伊朗政府在中东问题上的一些合作,结果条件没谈妥,事件反而曝光,引发美国政府危机)以及美国援助阿富汗武装抵抗苏联入侵。后者是老特务十分引以为荣的成就:“没有一个美国人进入阿富汗,也没有一个美国人身亡,就换取了苏联的巨大失败”。冷战结束后老特务还指挥了向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的大规模渗透和对一大批前克格勃成员的策反。
老特务认为,在别国招募线人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要说服线人相信和美国合作,背叛自己的祖国,是一件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事情。(这是大实话,情报人员基本不受正常渠道监督检查,光靠钱收买人心是靠不住的,一定要会忽悠)而反过来,线人暴露却是一件非常容易发生,损失却也非常巨大的事情。老特务曾提到,为了对巴基斯坦核武器项目施加压力,美国不得不出示他们掌握的巴基斯坦核武器的照片。为此,泄漏照片给美国的巴基斯坦线人被美国“隔离”了6个月,以免他被巴政府判刑。
老特务也认为,这正是CIA和FBI在911之前合作不佳的原因之一。FBI总想查清消息来源是什么,而CIA总是不希望人们过问情报来源。工作风格的差别决定了双方互不信任。尽管理论上,有一个CIA高级官员常驻FBI总部办公,也有一个FBI高级官员常驻CIA总部,但大家都把这俩人叫做“交换人质”。
老特务补充说当然911之后两个部门的合作密切了很多,情况比以前好多了。
(911之后新设立了巨无霸的国土安全部,分掉了FBI和CIA的不少蛋糕。利益受损的两个部门自然要联合对抗炙手可热的新贵啊,这不表示两家真的就同心同德了。要不然老特务也犯不着谈两家的工作风格有本质区别什么的。)
以下进入正题,国际恐怖主义。主要的视线自然就集中在老特务曾经抛头颅洒热血的阿富汗周边。
老特务承认,当年在阿富汗抵抗苏军入侵,美国的策略就是把苏联人赶走。至于阿富汗能否安定下来过日子,美国人不想管,也管不了。
(这是可以理解的事情。阿富汗是“帝国坟场”,这绝不是浪得虚名,19世纪的大英帝国,20世纪的苏联帝国,都在这里灰头土脸。直到21世纪美国也忍不住跳进这个泥坑,现在眼看也要可耻的退出了。)
老特务认为,911之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还是出过不少错误的。比如入侵伊拉克。老特务认为,美国的一个传统外交法宝,就是主持公道:一战以后威尔逊总统的外交活动,第二次中东战争中美国的止战立场,美国在巴勒斯坦的调停努力等等。(中东阿拉伯国家估计要笑而不语了)但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美国毫无站得住脚的理由。贸然发动战争,导致美国失去了道德上的制高点,也大大削弱了美国对中东国家的影响力。
除此以外,老特务认为,奥巴马不是一个懂得如何反恐的总统。“他只会说漂亮话”。而且更倒霉的是,奥巴马曾有一次在中东访问期间,不恰当的强调了美国对中东石油的关注(虽然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这种表态被基地组织用来煽动中东地区的反美情绪,着实令CIA头疼了一阵。
像是要作为补偿,老特务补充说奥巴马现在已经慢慢学会明智的反恐政策了。
(看起来,情报人员对奥巴马评价实在不高。联想到前一段美军高级将领McCrystal对奥巴马的刻薄评论,奥巴马在强力部门的威信真的很成问题。至于说奥巴马学会明智的反恐之类的话,听听就算了。委员相信奥巴马只是碰了一鼻子灰之后不得不把反恐政策的制定权力下放给强力部门了)
谈到基地组织,老特务很认真的强调,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最大的敌人不是美国,而是不信原教旨主义的伊斯兰教徒。
(这话没错,亲美的伊斯兰国家现在几乎都是被强烈的民间原教旨主义浪潮架在火上烤。老特务后面也要提到这一点)
说基地组织,自然就回到阿富汗问题。老特务说,美国在阿富汗面对的敌人实际上是个铁三角:一个角是阿富汗塔利班,代表的是阿富汗普什图民族主义,因为普什图族在阿富汗掌权一个多世纪了,但现在美国扶植的阿富汗政府却是塔吉克族主导的。第二个角是巴基斯坦塔利班,代表巴基斯坦民间的反美情绪,令亲美的巴基斯坦政府感到骑虎难下。巴政府为了打击巴基斯坦塔利班,就要寻求美国的更多支持,而美国的支持本身就进一步激发了巴基斯坦民间的反美情绪。第三个角,就是基地组织本身。基地组织试图建立一个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政教合一的政府,跟美国作对。
(老特务说基地组织想建立政权,这实在有点匪夷所思了。在委员看来,建立政权,就意味着基地组织本身的衰退。因为一方面,建立政权意味着基地组织不能再简单的运用口号来煽动群众了,他得考虑解决群众鸡毛蒜皮的生活问题,这本身就意味着基地组织的攻击性被削弱了。另一方面,基地组织是靠地下活动来躲避美国打击的,建立政权等于把自己暴露在阳光下,等着挨美国的打。)
对于这个铁三角,美国很头疼,巴基斯坦政府也很头疼。美军巴基斯坦战区指挥官彼得雷乌斯一直想要对巴基斯坦境内的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发动大规模进攻,只是从政治角度考虑,美国政府完全不允许这么做。但美国政府一直在巴基斯坦进行秘密战争,这是得到巴基斯坦政府默许的。可这样的行动很受限制,如果不小心杀伤了巴基斯坦平民,就会引来巨大的外交麻烦。(如果委员没记错,这样的情况已经出现过几次了)
事后有人提问,美国——更确切地说,彼得雷乌斯——在阿富汗究竟打算怎么办。老特务说彼得雷乌斯不是个废柴,他想攻进巴基斯坦,只是想用手头的军事手段尽快解决问题而已。但阿富汗问题的解决是需要综合运用政治手段的。腐败无能的卡尔扎依政府,养兵自重的军阀,神出鬼没的塔利班,再加上无处不在的毒品问题,都需要在军事高压下用政治途径来谈判解决。
(一通套话,委员只能得出结论,美国政府现在对阿富汗也没什么好办法,除了一门心思尽快撤军以外。实际上思路又回到老特务当年在阿富汗打苏联的思路了,就是打完仗就赶快走。阿富汗人过什么日子,关美国人毛事。)
然后就再谈谈巴基斯坦。围绕巴基斯坦谈了好几个问题。一个是上面提到的巴基斯坦塔利班问题。有听众提问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是否有被塔利班渗透的问题。老特务回避了这个问题,只是说三军情报局是很专业的情报部门,但他们夹在反美的民众和美国政府之间,事情很难办。
(三军情报局被塔利班渗透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了,只是毕竟还是兄弟单位,CIA的老特务不能说的太难听)
另一个问题是巴基斯坦的核武器问题。老特务说巴基斯坦搞核武器,美国人早就知道了。(老特务知道不知道巴基斯坦核武器是中国给的?估计知道,只是老特务绕过了这个问题。)不过目前美国还不太担心核武器落入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手里。但老特务很明确的说,担心巴基斯坦的失败政府过两年会被原教旨主义者推翻。如果发生这种情况,美国一定会介入控制巴基斯坦的核武器。
(中国想法应该也一样。如果巴基斯坦核武器真的有流失的风险,中国只怕会和美国联手行动的)
关于巴基斯坦的第三个问题,是一个来自巴基斯坦的听众提问,克什米尔问题。问老特务的态度。
老特务说,印度是不欢迎美国人介入克什米尔问题的(可以理解,印度在克什米尔占优势,美国人插手这里,对印度没有好处只有坏处)。巴基斯坦倒是不反对美国介入。但美国对巴基斯坦军方的一个做法很头疼。巴基斯坦一直在支持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渗透克什米尔,袭击印度人员和设施。美国政府认为巴基斯坦军方这是在玩火,但无法说服他们住手。老特务总结说他觉得克什米尔问题无解,除非巴基斯坦爆发政变,改变克什米尔政策。
(废话,美国压根就不想插手克什米尔问题。在这地方美国发挥的作用还不如中国大。所以美国对这里有什么想法都无关紧要,那么自然就没有想法了。至于说政变什么的,听听就算了,当不得真,巴基斯坦政变过多少次了,没见克什米尔问题有啥变化。)
说到巴基斯坦,就不能绕过中国。老特务说中国是一个很难理解和预测的国家,“经济学家无法预测中国经济十年之后的状态,但军事家和情报人员都对中国的未来感到担忧。”老特务也提到了盖茨访华正好赶上歼20首飞,俨然认为这是中国在蓄意打脸。
老特务有一个非常奇怪的论点,他描述中国人的状态似乎还在30年以前。原话是这么说的:“你问中国人毛泽东是什么人,他们会千篇一律的回答说伟大领袖。他们不知道毛导致了上亿中国人的死亡……”
(很匪夷所思。老特务八十年代是来过中国的,九十年代以后有没有来过,不好说。可是老特务描绘的却是六十年代的中国景象。不知道是他和情报工作脱节太久了,还是他自己的偏见。委员记得曾有人说,美国研究中国比中国研究美国要透彻。理由是美国出版的中国问题研究书籍远远多于中国出版的研究美国的书籍。但委员觉得,这仅仅是一方面。如果美国人,包括美国的情报精英,对中国都是戴着有色眼镜来观察的话,他们写的书再多又有何意义?)
关于中国问题,尽管不少观众提问,但老特务没有说很多,他自称对中国始终觉得没有研究透。他承认中东问题是美国的“近忧”,但中国代表着未来的“远虑”。
有人提问老特务怎么看wikileak。老特务对wikilieak极尽嘲讽:“我认为wikileak很有意思,他们声称要曝光这曝光那,但是他的创始人却跑到北欧躲躲藏藏的”。老特务认为wikileak促成了突尼斯最近的政变是好事,但给美国带来更多的是麻烦。别国外交人员不再信任美国人的保密能力了,所以他们不再给美国外交官透露内幕消息。而美国政府本可以用这些内幕消息作出很多正确决策的。
说到突尼斯问题,老特务又有一个很奇怪的论点。他认为突尼斯政变是好事,推翻一个无能的政府,会促成建立一个成功的政府,还可以排除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的影响,这对周围国家都是个好事。
(委员感到非常诧异。突尼斯政变之后上台的仍然是前政府的官员,逃跑的只是前总统一家人而已。美国扶植的所谓“民意领袖”至今仍然在政坛边缘游走。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趁乱渗透,夺取政权,是很迫在眉睫的担忧了。欧洲很多国家都在忧心忡忡,委员不知道老特务究竟哪里来的信心,觉得原教旨主义者不是个问题。也许老特务煽动过太多的街头政变,所以对那些“民意领袖”情有独钟,认为他们能成事?)
剩下还有一些零散问题,比如伊朗问题。老特务认为伊朗是个大麻烦。他毫不掩饰的说希望现在的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趁早死掉,好让伊朗的政策软化一点。但他承认伊朗问题的走向取决于伊朗造出核武器和哈梅内伊去世,这两个事情哪个先发生。
(委员得出结论,美国人对插手伊朗问题信心不足,有点听天由命的意思了)
老特务也提到了土耳其和以色列,都让美国头疼。土耳其和美国越来越离心离德(是啊,都跟中国联合军事演习了),以色列虽然和美国关系很好,却在中东越来越招人憎恨。这俩国家都让美国的中东政策为难。
主要内容就是这些。委员的感想:老特务对于很多“传统”问题,比如中东问题,反恐问题,看的还是很清楚的。但对于非传统的议题,比如突尼斯的政变,中国的崛起,老特务的想法很奇怪。很令人好奇他是否能代表情报机关的普遍态度。毕竟,决定世界大事的大人物们最好脑子清醒一点,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hamas   (习副主席永远健康)2011-01-28 13:57:29
来我们这里讲座,是哪里
【 在 NKVD (内务人民委员) 的大作中提到: 】
今天,一个从中情局(CIA)退休多年的老特务来我们这里做讲座,谈国际恐怖主义。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论点,发上来和大家分享。当然考虑到是公开讲座,大家不要指望看到什么猛料。不过,以委员之见,他讲的猛料已经不少了。
这个老特务曾是CIA负责海外秘密行动的总负责人,在CIA干了三十多年,九十年代中期退休。自称退休后去做图书经销商。考虑到老特务对进入21世纪后美国的情报工作仍然颇有了解,这个“图书经销商”的职业大家听听就是了,不可当真。
老特务虽然退休十几年,人仍然很精神,西装笔挺,头发银白而整齐。不过开口说话,就显出口才不好,常常一句话要分成三段,吞吞吐吐的。不知道是老了口齿不清,还是特务当惯了不善言语。老爷子说话不怎么讲究条理,有点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所以委员需要把他的内容理出一个大概的顺序。以下是他谈的基本内容,委员的注释点评写在每个括号里。
首先说了一下CIA的基本工作,分成三大部分。谍报:最传统的人力情报刺探;反谍报:阻止别国的情报刺探(美国国内的反间谍应该是FBI的任务,CIA很可能是负责海外的反谍报工作);秘密行动:对别国政权的渗透,颠覆,和平演变,等等。秘密行动部门就是老特务自己负责的那一摊。
作为秘密行动负责人,老特务曾卷入伊朗门事件(美国试图向伊朗反美政府出口武器,以换取伊朗政府在中东问题上的一些合作,结果条件没谈妥,事件反而曝光,引发美国政府危机)以及美国援助阿富汗武装抵抗苏联入侵。后者是老特务十分引以为荣的成就:“没有一个美国人进入阿富汗,也没有一个美国人身亡,就换取了苏联的巨大失败”。冷战结束后老特务还指挥了向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的大规模渗透和对一大批前克格勃成员的策反。
老特务认为,在别国招募线人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要说服线人相信和美国合作,背叛自己的祖国,是一件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事情。(这是大实话,情报人员基本不受正常渠道监督检查,光靠钱收买人心是靠不住的,一定要会忽悠)而反过来,线人暴露却是一件非常容易发生,损失却也非常巨大的事情。老特务曾提到,为了对巴基斯坦核武器项目施加压力,美国不得不出示他们掌握的巴基斯坦核武器的照片。为此,泄漏照片给美国的巴基斯坦线人被美国“隔离”了6个月,以免他被巴政府判刑。
老特务也认为,这正是CIA和FBI在911之前合作不佳的原因之一。FBI总想查清消息来源是什么,而CIA总是不希望人们过问情报来源。工作风格的差别决定了双方互不信任。尽管理论上,有一个CIA高级官员常驻FBI总部办公,也有一个FBI高级官员常驻CIA总部,但大家都把这俩人叫做“交换人质”。
老特务补充说当然911之后两个部门的合作密切了很多,情况比以前好多了。
(911之后新设立了巨无霸的国土安全部,分掉了FBI和CIA的不少蛋糕。利益受损的两个部门自然要联合对抗炙手可热的新贵啊,这不表示两家真的就同心同德了。要不然老特务也犯不着谈两家的工作风格有本质区别什么的。)
以下进入正题,国际恐怖主义。主要的视线自然就集中在老特务曾经抛头颅洒热血的阿富汗周边。
老特务承认,当年在阿富汗抵抗苏军入侵,美国的策略就是把苏联人赶走。至于阿富汗能否安定下来过日子,美国人不想管,也管不了。
(这是可以理解的事情。阿富汗是“帝国坟场”,这绝不是浪得虚名,19世纪的大英帝国,20世纪的苏联帝国,都在这里灰头土脸。直到21世纪美国也忍不住跳进这个泥坑,现在眼看也要可耻的退出了。)
老特务认为,911之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还是出过不少错误的。比如入侵伊拉克。老特务认为,美国的一个传统外交法宝,就是主持公道:一战以后威尔逊总统的外交活动,第二次中东战争中美国的止战立场,美国在巴勒斯坦的调停努力等等。(中东阿拉伯国家估计要笑而不语了)但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美国毫无站得住脚的理由。贸然发动战争,导致美国失去了道德上的制高点,也大大削弱了美国对中东国家的影响力。
除此以外,老特务认为,奥巴马不是一个懂得如何反恐的总统。“他只会说漂亮话”。而且更倒霉的是,奥巴马曾有一次在中东访问期间,不恰当的强调了美国对中东石油的关注(虽然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这种表态被基地组织用来煽动中东地区的反美情绪,着实令CIA头疼了一阵。
像是要作为补偿,老特务补充说奥巴马现在已经慢慢学会明智的反恐政策了。
(看起来,情报人员对奥巴马评价实在不高。联想到前一段美军高级将领McCrystal对奥巴马的刻薄评论,奥巴马在强力部门的威信真的很成问题。至于说奥巴马学会明智的反恐之类的话,听听就算了。委员相信奥巴马只是碰了一鼻子灰之后不得不把反恐政策的制定权力下放给强力部门了)
谈到基地组织,老特务很认真的强调,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最大的敌人不是美国,而是不信原教旨主义的伊斯兰教徒。
(这话没错,亲美的伊斯兰国家现在几乎都是被强烈的民间原教旨主义浪潮架在火上烤。老特务后面也要提到这一点)
说基地组织,自然就回到阿富汗问题。老特务说,美国在阿富汗面对的敌人实际上是个铁三角:一个角是阿富汗塔利班,代表的是阿富汗普什图民族主义,因为普什图族在阿富汗掌权一个多世纪了,但现在美国扶植的阿富汗政府却是塔吉克族主导的。第二个角是巴基斯坦塔利班,代表巴基斯坦民间的反美情绪,令亲美的巴基斯坦政府感到骑虎难下。巴政府为了打击巴基斯坦塔利班,就要寻求美国的更多支持,而美国的支持本身就进一步激发了巴基斯坦民间的反美情绪。第三个角,就是基地组织本身。基地组织试图建立一个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政教合一的政府,跟美国作对。
(老特务说基地组织想建立政权,这实在有点匪夷所思了。在委员看来,建立政权,就意味着基地组织本身的衰退。因为一方面,建立政权意味着基地组织不能再简单的运用口号来煽动群众了,他得考虑解决群众鸡毛蒜皮的生活问题,这本身就意味着基地组织的攻击性被削弱了。另一方面,基地组织是靠地下活动来躲避美国打击的,建立政权等于把自己暴露在阳光下,等着挨美国的打。)
对于这个铁三角,美国很头疼,巴基斯坦政府也很头疼。美军巴基斯坦战区指挥官彼得雷乌斯一直想要对巴基斯坦境内的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发动大规模进攻,只是从政治角度考虑,美国政府完全不允许这么做。但美国政府一直在巴基斯坦进行秘密战争,这是得到巴基斯坦政府默许的。可这样的行动很受限制,如果不小心杀伤了巴基斯坦平民,就会引来巨大的外交麻烦。(如果委员没记错,这样的情况已经出现过几次了)
事后有人提问,美国——更确切地说,彼得雷乌斯——在阿富汗究竟打算怎么办。老特务说彼得雷乌斯不是个废柴,他想攻进巴基斯坦,只是想用手头的军事手段尽快解决问题而已。但阿富汗问题的解决是需要综合运用政治手段的。腐败无能的卡尔扎依政府,养兵自重的军阀,神出鬼没的塔利班,再加上无处不在的毒品问题,都需要在军事高压下用政治途径来谈判解决。
(一通套话,委员只能得出结论,美国政府现在对阿富汗也没什么好办法,除了一门心思尽快撤军以外。实际上思路又回到老特务当年在阿富汗打苏联的思路了,就是打完仗就赶快走。阿富汗人过什么日子,关美国人毛事。)
然后就再谈谈巴基斯坦。围绕巴基斯坦谈了好几个问题。一个是上面提到的巴基斯坦塔利班问题。有听众提问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是否有被塔利班渗透的问题。老特务回避了这个问题,只是说三军情报局是很专业的情报部门,但他们夹在反美的民众和美国政府之间,事情很难办。
(三军情报局被塔利班渗透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了,只是毕竟还是兄弟单位,CIA的老特务不能说的太难听)
另一个问题是巴基斯坦的核武器问题。老特务说巴基斯坦搞核武器,美国人早就知道了。(老特务知道不知道巴基斯坦核武器是中国给的?估计知道,只是老特务绕过了这个问题。)不过目前美国还不太担心核武器落入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手里。但老特务很明确的说,担心巴基斯坦的失败政府过两年会被原教旨主义者推翻。如果发生这种情况,美国一定会介入控制巴基斯坦的核武器。
(中国想法应该也一样。如果巴基斯坦核武器真的有流失的风险,中国只怕会和美国联手行动的)
关于巴基斯坦的第三个问题,是一个来自巴基斯坦的听众提问,克什米尔问题。问老特务的态度。
老特务说,印度是不欢迎美国人介入克什米尔问题的(可以理解,印度在克什米尔占优势,美国人插手这里,对印度没有好处只有坏处)。巴基斯坦倒是不反对美国介入。但美国对巴基斯坦军方的一个做法很头疼。巴基斯坦一直在支持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渗透克什米尔,袭击印度人员和设施。美国政府认为巴基斯坦军方这是在玩火,但无法说服他们住手。老特务总结说他觉得克什米尔问题无解,除非巴基斯坦爆发政变,改变克什米尔政策。
(废话,美国压根就不想插手克什米尔问题。在这地方美国发挥的作用还不如中国大。所以美国对这里有什么想法都无关紧要,那么自然就没有想法了。至于说政变什么的,听听就算了,当不得真,巴基斯坦政变过多少次了,没见克什米尔问题有啥变化。)
说到巴基斯坦,就不能绕过中国。老特务说中国是一个很难理解和预测的国家,“经济学家无法预测中国经济十年之后的状态,但军事家和情报人员都对中国的未来感到担忧。”老特务也提到了盖茨访华正好赶上歼20首飞,俨然认为这是中国在蓄意打脸。
老特务有一个非常奇怪的论点,他描述中国人的状态似乎还在30年以前。原话是这么说的:“你问中国人毛泽东是什么人,他们会千篇一律的回答说伟大领袖。他们不知道毛导致了上亿中国人的死亡……”
(很匪夷所思。老特务八十年代是来过中国的,九十年代以后有没有来过,不好说。可是老特务描绘的却是六十年代的中国景象。不知道是他和情报工作脱节太久了,还是他自己的偏见。委员记得曾有人说,美国研究中国比中国研究美国要透彻。理由是美国出版的中国问题研究书籍远远多于中国出版的研究美国的书籍。但委员觉得,这仅仅是一方面。如果美国人,包括美国的情报精英,对中国都是戴着有色眼镜来观察的话,他们写的书再多又有何意义?)
关于中国问题,尽管不少观众提问,但老特务没有说很多,他自称对中国始终觉得没有研究透。他承认中东问题是美国的“近忧”,但中国代表着未来的“远虑”。
有人提问老特务怎么看wikileak。老特务对wikilieak极尽嘲讽:“我认为wikileak很有意思,他们声称要曝光这曝光那,但是他的创始人却跑到北欧躲躲藏藏的”。老特务认为wikileak促成了突尼斯最近的政变是好事,但给美国带来更多的是麻烦。别国外交人员不再信任美国人的保密能力了,所以他们不再给美国外交官透露内幕消息。而美国政府本可以用这些内幕消息作出很多正确决策的。
说到突尼斯问题,老特务又有一个很奇怪的论点。他认为突尼斯政变是好事,推翻一个无能的政府,会促成建立一个成功的政府,还可以排除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的影响,这对周围国家都是个好事。
(委员感到非常诧异。突尼斯政变之后上台的仍然是前政府的官员,逃跑的只是前总统一家人而已。美国扶植的所谓“民意领袖”至今仍然在政坛边缘游走。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趁乱渗透,夺取政权,是很迫在眉睫的担忧了。欧洲很多国家都在忧心忡忡,委员不知道老特务究竟哪里来的信心,觉得原教旨主义者不是个问题。也许老特务煽动过太多的街头政变,所以对那些“民意领袖”情有独钟,认为他们能成事?)
剩下还有一些零散问题,比如伊朗问题。老特务认为伊朗是个大麻烦。他毫不掩饰的说希望现在的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趁早死掉,好让伊朗的政策软化一点。但他承认伊朗问题的走向取决于伊朗造出核武器和哈梅内伊去世,这两个事情哪个先发生。
(委员得出结论,美国人对插手伊朗问题信心不足,有点听天由命的意思了)
老特务也提到了土耳其和以色列,都让美国头疼。土耳其和美国越来越离心离德(是啊,都跟中国联合军事演习了),以色列虽然和美国关系很好,却在中东越来越招人憎恨。这俩国家都让美国的中东政策为难。
主要内容就是这些。委员的感想:老特务对于很多“传统”问题,比如中东问题,反恐问题,看的还是很清楚的。但对于非传统的议题,比如突尼斯的政变,中国的崛起,老特务的想法很奇怪。很令人好奇他是否能代表情报机关的普遍态度。毕竟,决定世界大事的大人物们最好脑子清醒一点,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NKVD   (内务人民委员)2011-01-28 14:00:15
佛罗里达,不是你们巴勒斯坦……
【 在 hamas (习副主席永远健康) 的大作中提到: 】
: 来我们这里讲座,是哪里
Cobb   (盗梦者)2011-01-28 14:44:21
不错
【 在 NKVD (内务人民委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美国老特务的讲座摘要
moonwalker   (漫步于太空)2011-01-28 14:45:32
来源?
【 在 NKVD (内务人民委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一个从中情局(CIA)退休多年的老特务来我们这里做讲座,谈国际恐怖主义。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论点,发上来和大家分享。当然考虑到是公开讲座,大家不要指望看到什么猛料。不过,以委员之见,他讲的猛料已经不少了。
waterings   (日夜兼程)2011-01-28 14:46:36
明白着原创,你还要钻到他脑子里探索一番?
【 在 moonwalker (漫步于太空) 的大作中提到: 】
: 来源?
forfine   (午饭)2011-01-28 14:52:30
……囧 故意的吗
【 在 moonwalker (漫步于太空) 的大作中提到: 】
: 来源?
welsper   (风翔万里)2011-01-28 14:52:49
老特务理解不了中国也很正常。大部分中国人都是理性的,所以反而让中国看起来难以预测
【 在 NKVD (内务人民委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一个从中情局(CIA)退休多年的老特务来我们这里做讲座,谈国际恐怖主义。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论点,发上来和大家分享。当然考虑到是公开讲座,大家不要指望看到什么猛料。不过,以委员之见,他讲的猛料已经不少了。
Smilence   (笑而不语)2011-01-28 15:09:04
老特务确实离开第一线太久了,他的说法不一定能代表现在情报系统当权派的想法
另外不要以为美国情报系统各个山头会对付苏联的就会对付中国,在美国,研究苏东跟研究中国是两个泾渭分明的流派
【 在 NKVD (内务人民委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一个从中情局(CIA)退休多年的老特务来我们这里做讲座,谈国际恐怖主义。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论点,发上来和大家分享。当然考虑到是公开讲座,大家不要指望看到什么猛料。不过,以委员之见,他讲的猛料已经不少了。
qdxiaowu   (拖鞋国际联盟中华地区第一书记)2011-01-28 15:20:25
人民委员你终于碰到同行了啊
【 在 NKVD (内务人民委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一个从中情局(CIA)退休多年的老特务来我们这里做讲座,谈国际恐怖主义。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论点,发上来和大家分享。当然考虑到是公开讲座,大家不要指望看到什么猛料。不过,以委员之见,他讲的猛料已经不少了。
Y3   (DZN)2011-01-28 15:25:56
老头讲座干吗,招募新人?
【 在 NKVD (内务人民委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一个从中情局(CIA)退休多年的老特务来我们这里做讲座,谈国际恐怖主义。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论点,发上来和大家分享。当然考虑到是公开讲座,大家不要指望看到什么猛料。不过,以委员之见,他讲的猛料已经不少了。
apo   (三根黄毛)2011-01-28 15:37:37
这个不囧吧,再原创也是老特务讲座的一个整理。
这个老特务的演讲背景目的都没交待,问一下来源也很正常吧?
【 在 forfine (午饭)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美国老特务的讲座摘要
bronx   (百鸟要加油)2011-01-28 16:55:27
情报部门里面分析和行动从来都是两套人马。你指望一个搞行动的情报人员的
形势分析观点有多么多么富有代表性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 在 NKVD (内务人民委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一个从中情局(CIA)退休多年的老特务来我们这里做讲座,谈国际恐怖主义。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论点,发上来和大家分享。当然考虑到是公开讲座,大家不要指望看到什么猛料。不过,以委员之见,他讲的猛料已经不少了。
himcdull   (下一个目标-还没涨工资的孩子们涨工资)2011-01-28 20:44:51
写得挺好的
不过基本上都是common sense
【 在 NKVD (内务人民委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一个从中情局(CIA)退休多年的老特务来我们这里做讲座,谈国际恐怖主义。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论点,发上来和大家分享。当然考虑到是公开讲座,大家不要指望看到什么猛料。不过,以委员之见,他讲的猛料已经不少了。
NKVD   (内务人民委员)2011-01-28 21:55:25
就是学校某个社团组织的一系列讲座,说提高大家的国际视野什么的,应该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当然有听讲座的爱国青年问加入CIA要什么条件,这类问题怎么回答的俺都不记得了,跟俺没关系。
【 在 apo (三根黄毛)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不囧吧,再原创也是老特务讲座的一个整理。
NKVD   (内务人民委员)2011-01-28 21:59:25
这个我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无论怎么说,老爷子要是行动特工这一行当的顶峰了,平常应该没少和情报分析部门在一起交流开会,没吃过猪肉也该见过猪跑。说到底,你行动特工也得知道外面的环境,行动起来才好隐蔽啊。想起那个对越战争时候,越南侦察兵伪装渗透,结果因为唱《大海航行靠舵手》被中国人识破了。
【 在 bronx (百鸟要加油) 的大作中提到: 】
: 情报部门里面分析和行动从来都是两套人马。你指望一个搞行动的情报人员的
DasMeer   (南方花木)2011-01-29 09:44:11
好东西啊
【 在 NKVD (内务人民委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一个从中情局(CIA)退休多年的老特务来我们这里做讲座,谈国际恐怖主义。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论点,发上来和大家分享。当然考虑到是公开讲座,大家不要指望看到什么猛料。不过,以委员之见,他讲的猛料已经不少了。
haidai   (haidai)2011-01-29 10:53:05
写得真好
【 在 NKVD (内务人民委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一个从中情局(CIA)退休多年的老特务来我们这里做讲座,谈国际恐怖主
义。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论点,发上来和大家分享。当然考虑到是公开讲座,大家不要指望
看到什么猛料。不过,以委员之见,他讲的猛料已经不少了。
中期退休。自称退休后去做图书经销商。考虑到老特务对进入21世纪后美国的情报工作仍
然颇有了解,这个“图书经销商”的职业大家听听就是了,不可当真。
话,就显出口才不好,常常一句话要分成三段,吞吞吐吐的。不知道是老了口齿不清,还
是特务当惯了不善言语。老爷子说话不怎么讲究条理,有点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所以委员
需要把他的内容理出一个大概的顺序。以下是他谈的基本内容,委员的注释点评写在每个
括号里。
passerby007   (Trace the ray)2011-01-29 13:09:23
总统主要还是依赖于他的顾问团队吧,他本人是不可能做到全才的,老美总统要
发表无数演讲,所谓言多必失吧,呵呵;
【 在 NKVD (内务人民委员)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一个从中情局(CIA)退休多年的老特务来我们这里做讲座,谈国际
恐怖主义。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论点,发上来和大家分享。当然考虑到是公开讲
座,大家不要指望看到什么猛料。不过,以委员之见,他讲的猛料已经不少了。
九十年代中期退休。自称退休后去做图书经销商。考虑到老特务对进入21世纪后
美国的情报工作仍然颇有了解,这个“图书经销商”的职业大家听听就是了,不
可当真。
过开口说话,就显出口才不好,常常一句话要分成三段,吞吞吐吐的。不知道是
老了口齿不清,还是特务当惯了不善言语。老爷子说话不怎么讲究条理,有点想
到哪里说到哪里,所以委员需要把他的内容理出一个大概的顺序。以下是他谈的
基本内容,委员的注释点评写在每个括号里。

水木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