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仁兄后来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