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实现公务员的收入改革,最可能实现的就是推出一揽子的解决方案

wuwuzela   (一只苍蝇嗡嗡嗡)2014-03-08 22:52:28
基层公务员非常期盼的加工资,单独作为一项政策,推出来难度很大,这不仅仅是社会上对公务员收入的不满意见很多,更大程度上是高层领导有不少不愿意加普通公务员的工资,这原因不能细说,但大家认真想想都懂。同样的,民众非常期盼的公务员某些福利制度的剥除乃至公务员的财产公开,要单独作为一项政策,短时间内推出来得难度也很大,因为很多官员们肯定不愿意给自己带上这么一项紧箍咒,而体制内的那些对此无抵触的官员,即使想推动,也很难获得足够的支持力量。所以,如果要想真正改变目前公务员的收入机制,只有把所有改革都打包成一个一揽子的方案来推动。
所谓一揽子方案,既面对一系列利害关系错综复杂的问题,利益各方把各自诉求整合在一起,各方要么同时解决所有问题,要么一个问题也不会解决,不允许各方选择性地接受其中的部分方案而拒绝接受其他方案,只要各方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利益述求,同时对其他的条款抵触不那么大,方案成功通过的可能就很高。
这项一揽子方案可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工资方面,完善和改革公务员工资的构成和工资级别,修改工资随工作年限变化的机制,细化工资与当地消费、经济发展、社会平均收入和物价涨跌挂钩的年变动机制,避免多年不调公务员工资或者随意调整公务员工资的现象,把所有工资调整制度明确化,实现对外透明化。福利方面,规范公务员的福利,消除其中的计划经济残余,实现福利制度的公开化、市场化和货币化,彻底砍除某些单独针对公务员的政策房、学校、医院等实体。监督方面,首先实现新提任干部的财产公开,公开家庭不动产情况、持股情况和子女及配偶的工作情况,同时严禁公务员的子女或配偶经商。
这个一揽子方案,从整体上说,是一个平衡了各方利益的结果,利益各方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诉求。比如公务员的工资提升方面的规定能让普通公务员满意;在限制公务员不合理福利,和限制公务员从商业中获得不正当利益方面的规定能让普通社会大众满意;在监督方面的改革,能让体制内外希望净化官场风气的人满意,同时最大限度得采取了比较缓和的方式。而这项改革虽然涵盖众多,但步子迈的并不大,很多都是有法律和现实基础的,比如公务员工资的每年正常调整,其实在公务员法中就有规定,“国家建立公务员工资的正常增长机制”,“公务员的工资水平应当与国民经济发展相协调、与社会进步相适应”,只不过目前都停留在法条上,没有实施细则,调整或者不调整,随意性非常大。比如公务员的福利改革,公务员法中也早有规定,“公务员按照国家规定享受福利待遇。国家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提高公务员的福利待遇”“公务员按照国家规定享受住房、医疗等补贴、补助”,只不过各地政策不同,有的地方实现了政策房的完全剥离,子女教育的完全市场化,有的地方还有福利分房和机关学校等,应该要尽快实现全国统一的公平合理的市场化福利,剥除那些计划经济残余。比如在监督方面,关于任前财产公示,公务员法中早有法条“公务员晋升领导职务的,应当按照有关规定实行任职前公示制度和任职试用期制度”,只不过目前公示内容不包括财产公示,但是既然公务员在申请社会保障性住房时能接受财产公示,那么提任到更高一级的时候接受财产公示,这也应该是合理的改革需求;关于严禁公务员子女和配偶经商,其实也早有相应的文件,但未上升到法律法规的层面,很多时候都只能靠自我约束,缺少限制和追责措施,现在借工资改革来确立这种规定,也算是正当时。
总之,这一项一揽子方案,存在着得到共识、成功实行的可能,但真想推行,也不是那么容易,不知道这届政府期间有没可能实现类似的改革,真改成了,算是大功德一件吧。
382.472377.273.jpg


382.472377.91263.jpg


ylz.jpg

woxinjiaoda   (我心交大)2014-03-09 02:00:27
中国只可能到最后暴力革命,统治者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这个船上的人,他也无法做出实质性的触动,所以到了矛盾的最尖锐处,底层人民爆发,进入下一个轮回,我等屁民只能被裹挟其中,能求个自保已经是上上策了
shuaidoudou   (shuaidoudou_0)2014-03-09 02:10:07
洗牌
wvoler   (庐州小站)2014-03-09 05:52:47
欧美现成的经验,都不需要动脑筋去想,只是没人愿意做罢了。
Pajek2014-03-09 13:30:46
只有这一条那就是赤裸裸的向前看向后走啊

水木社区